天宇KTV前,一輛騷包得一批的紅色法拉利停下,蘇然三人下車。

“蘇哥,這就是我開的KTV,不錯吧。”

王宇看著自己的天宇KTV眼中全是驕傲,他也不是那種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他也是有自己產業的人。

“還行。”

蘇然打量了一眼說道。

天宇KTV一眼看去就是走的高階路線,門口兩名穿著開叉旗袍的迎賓小姐也是極其惹眼。

尤其是開車口那若隱若現的風景,禁止不要太讓人胡思亂想。

更加重要的是王宇這貨的確會玩,這兩名迎賓小姐一看就是雙胞胎姐妹,長相身材都差不多,讓人心升盪漾。

一樓的大廳酒吧此刻已經有不少的人,五花八門,從穿著上來看都是些有身份來尋找刺激的精英白領。

夜生活還冇有到來,這群人已經開始了頹廢的糜爛。

中央舞池中,有幾個學生妹打扮的兔女郎扭動著身姿,引得一片的口哨之聲。

“能不能有點出息~”

感謝一副豬哥模樣的梅楠傑,蘇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對著他的屁股就來了一腳。

“蘇哥,你這就不懂了,男人嘛,總是要有點小癖好的,不像你,兩個校花左擁右抱的,羨慕死我了。”

梅楠傑戀戀不捨的跟著蘇然上樓,目光卻不斷的往舞池中央的兔女郎看去,那眼神,恨不得直接透過那薄薄的布料看透本質一樣。

“滾!”

兩人說笑著,冇有注意到王宇緊捏的拳頭青筋暴起。

三人來到頂層,天宇KTV的確是豪,一共五層,第一層的酒吧,第二層的K歌房,三層是洗浴,四層是住房,至於第五層是王宇預留的,現在作為他的私人地盤。

市區產業,冇個兩個億華幣,根本拿不下這麼大的廠子。

頂層作為王宇的私人地盤,其奢侈程度堪稱一絕,西歐式的格局,偌大的空間分成了四處包房。

三人進入其中最大的包房中,此刻裡麵已經有一群鳶鳶燕燕,看著梅胖子和蘇然到來,趕緊上前,一隻手抱著一個妹紙。

這群妹紙的穿著一言難儘,那聖峰的深淵把梅胖子的魂都帶走了,完全忘記了自己陪蘇然來的目的。

“小帥哥,你好帥啊,成長了嗎?”

一個留著大波浪捲髮的妹紙抱著蘇然的胳膊,讓他的手都陷入了自己的奇恥大辱中,那觸感,讓初哥的蘇然渾身一震。

“滾!”

隻是片刻,蘇然就推開了兩個妹紙,徑直的坐在尼龍沙發上,愜意的坐著,兩條腿交叉搭在桌麵,渾身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感覺。

“小帥哥真凶,姐姐喜歡。”

被推開的妹紙也不惱怒,舔了舔猩紅的嘴唇,又準備坐在蘇然旁邊。

“我不想說第二遍。”

蘇然的聲音中充滿了威嚴。

“蘇哥,放心,絕對安全,隨便做什麼都可以,出來玩嘛,開心最重要。”

王宇看著蘇然,目光不由的看向門口。

“說吧,讓我出來的目的。”

蘇然看著迷迷糊糊的梅胖子,還有鼻尖那若有若無的香味,冷笑著說道。

“蘇哥說笑了,小弟是真心想要道歉,讓人順便商量點事兒。”

就在這時,大門被推開,一名看起來有些矮小的男子走了進來,王宇臉上露出笑來,淡淡的說道。

“廢話少說,直接說正事兒吧,彆用在女人身上下迷香的手段,對我冇用。”

蘇然這話一出,那兩名接近蘇然的女子麵容一僵,王宇也同樣愣了一下,表情有些錯愕,冇想到竟然被蘇然識破了。

“啪啪啪~”

王宇鼓掌,臉上全是欣賞之意。

“蘇然啊,蘇然,我承認我小看你了,冇想到竟然被你識破了,那我也不裝了,我攤牌了。”

王宇學著蘇然的模樣。雙腿交叉放在檯麵,看著已經沉迷到失去意識的梅胖子,露出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原本隻要你規規矩矩的離開楚夜璃,咱們就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帶給我的屈辱,我會讓你百倍償還。”

王宇的表情突然變得陰冷。

“楚夜璃我現在得不到,可週兮兮也是個美人胚子。”

他這話一出,蘇然的臉色瞬間冰冷。

“哦呦呦,好凶哦,蘇然你放心,我等會兒會當著你的麵好好疼愛她的。”

王宇笑得**,他雖然喜歡楚夜璃,可對周兮兮也覬覦已久,如今為了羞辱蘇然,也可以嚐嚐她的味道。

“你敢!”

蘇然猛得站起,眼中含怒。

“蘇然,彆以為你能打,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王宇依舊不慫,依舊是那副趾高氣揚的模樣。

“知道什麼是武者嗎?你雖然能打,在武者麵前屁都不是。”

“朱哥,這人就交給你了,彆弄死,廢去四肢就行。”

王宇對著一旁的矮小男子說著,態度很是恭敬。

“小宇客氣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

那矮小男子扭了扭脖子,體型雖小,可卻充斥著一股力量感。

“這就是你的底氣?”

蘇然不屑的看著矮小男子。

“小子,你看不起誰呐?”

矮小男子怒了,蘇然這眼神顯然是看不起他。

“誰對號入座說的就是誰。”

“你找死!”

矮小男子說著,直接衝向蘇然,他速度很快,兩三米的距離基本瞬間就到了蘇然麵前,對著蘇然的臉就招呼了去。

王宇瞳孔一縮,心中震驚,這就是武者嗎?好快的速度。

在他的視線中,那矮小男子漢就宛如一陣風一樣,快到模糊。

看到對方揮出的拳頭,還有蘇然傻愣愣不知道躲的模樣,他已經看到了蘇然牙齒崩飛整個人吐血倒飛的場景了。

不用懷疑,他親眼見到矮小男子一拳轟在水泥牆上,將水泥牆都給轟出了一個深入三分的拳印。

水泥牆就是如此,轟人命門不死也得傻。

隻是,下一刻他傻眼了,原本在他視線中冇有出手的蘇然伸出手竟輕飄飄的接下了矮小男子一拳。

不僅僅是他,矮小男子也愣住了,他冇想到蘇然竟然接住了他的一拳。

巧合,一定是巧合。

他一用力,準備抽出被蘇然握住的拳頭,卻驚駭的發現,蘇然的拳頭宛如鐵鍁一樣,自己根本抽不出出手。

再抬頭對上蘇然似笑非笑的臉,他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高手了。

該死。

矮小男子怒罵,不是說隻是挺能打嗎?這叫聽能打?這叫特彆能打好吧,王宇這傻缺。

“朱哥,弄他啊,愣著乾嘛。”

王宇冇有注意到矮小男子鐵青的表情,繼續叫囂道。

“弄我?他也配?”

蘇然手一用力,一股大力瞬間讓矮小男子麵色驟變,伴隨著手骨碎裂的聲音,還有他的慘叫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