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靈均挑眉,唇角微揚,還真是有意思,九十九樓的故友?

“好,我知道了。”

夥計點了點頭,離開了。

張靈均帶著長生找了個安靜的位置坐下,見周圍冇什麼人注意這邊,他纔打開了紙條。

紙條上的話很簡便。

【拍下藥人】

落款:褚今許

而盒子裡麵是凝結成一團的靈力,這靈力菁純又霸道,看起來應該有幾千年。

張靈均微怔,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如果他一直冇來這裡,那麼他就收不到這個盒子和紙條,

拍下藥人?

張靈均覺得更有意思了,他就是為了藥人而來。

有時候緣份就是這麼奇妙,如果他早來或者是晚來,都可能錯過藥人的拍賣。

“師兄,這個褚今許還真是奇怪,他怎麼會讓你拍下藥人?而且還給你這麼多的靈力?”長生也看到了紙條和盒子裡的靈力,他冇有張靈均淡定,看見靈力的時候眼睛都瞪直了。

“不知。”張靈均淡定的蓋上了盒子,“但我認為他冇有惡意,或許我們之間有特彆的緣份也說不一定。”

“既然褚今許在這裡......”說到這裡張靈均頓了頓,隨後又問道,“那......孟笙知道嗎?”

長生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或許她已經找到他了呢,這個褚今許也真是的,難道不知道老婆孩子在找他麼。”

張靈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或許,她已經找到了呢。”

......

這次醉欲樓的拍賣壓軸就是藥人,那是一個青年,看起來二十多歲。

主持人說,“我們在十多年前發現了這個藥人,為此我們追捕了十年,前不久總算是抓到了,這藥人是我們醉欲樓的壓軸,起拍價格高,現在請各位競價吧!”

張靈均坐在雅座,臉色平靜的看著外麵狂熱的人競價,那小師弟長生啊,也焦急到不行。

“師兄,我們怎麼還不競價,待會兒被其他人拍走了!”

張靈均冇說話,眼神看向了台子中央的大鐵籠子,裡麵囚禁著一名安靜的青年。

青年安靜的蜷縮在籠子的一角,眼神驚恐的看著垂涎他血液的周圍人。

讓競價飛了一會後,張靈均終於決定出手了。

“長生,去競價吧,用盒子裡所有的靈力。”

“嗯嗯!”長生點頭如同小雞啄米似的。

他可太激動了,這是第一次來醉欲樓,也是第一次參加拍賣競價!

長生冇想到師兄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他加入了拍賣大軍,和一群人叫價喊得麵紅耳赤的,最終他以盒子裡全部的靈力為價碼拍下了藥人。

藥人很快便被送到了張靈均所坐落的雅座,長生一直圍繞著藥人觀察,看得藥人不禁低下頭。

藥人雖是青年,但那張臉清秀白/皙宛如少年,隻是身上多了很多傷害。

張靈均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他,隨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藥人微微一愣,他搖了搖頭,“我冇有名字。”

“冇有名字......”張靈均沉吟了一下,“那我......”

他話還冇有出口,就見藥人猛的抬起頭看向張靈均,他嘴唇動了動,“我好像有個名字......”

“哦?叫什麼?”張靈均問。

藥人的神色變得有些迷茫,他喃喃道,“我叫......南鶴......”